Wednesday, 25 June 2014

Richard Corry的A Dilemma of Consumer Responsibility消費者責任的兩難 讀後感

  這篇由Richard Corry寫的文章A Dilemma of Consumer Responsibility是來自Philosophy Now 2014 May/June issue。

  Corry用後果論思考消費者責任的問題,他以吃肉和看兒童色情的問題為切入點。沒錯,製造肉的工業令無辜的動物受苦,而且也帶來環境問題,但一個人不吃肉並不會對這個工業起任何影響,一樣多的動物會受苦,一樣多的溫室氣體會產生。但如果我吃肉呢,起碼我本人享受,甚至令動物不會枉死。看兒童色情的問題也是一樣,縱使有人會說觀看兒童色情等於鼓勵生產,亦即間接推使更多兒情受害,但另一方面,全世界那麼多人在下載,一個人的決定其實對整個工業的影響可謂微不足道,一個人是否下載,一樣多的兒童亦將會受害,因此不可以說一人的下載促使任何人的傷害。

  如果你認同吃肉和看兒童色情兩個例子可類比,而且製造肉的工業的確帶來壞的後果,那麼我們可作出下列三個結論的其中一個﹕

1. 支持素食的後果論論證是有效的,用後果論判斷兒童色情為嚴重罪行亦一樣。
2. 反對素食的後果論論證是有效的,反對用後果論判斷藏有兒童色情為嚴重罪行亦一樣。
3. 兩個例子之間有相對差異的,因此其中一個論證是否有效不能告訴我們另一個是否有效。

  先討論結論1或2,都與我們社會的價值觀不一致。我們的社會一方面接受吃肉,一方面卻認為藏有/觀看兒童色情是罪行。Corry認為,如果我們相信製造肉的工業會帶來壞後果,我們不能在不動搖對兒童情色的立場下維護我們接受吃肉的立場。

  至於結論3,相對差異呢?Corry提供了4個可能性。

1. 兩者所作的罪不同,即是例如動物受苦是否不計數。但Corry認為如果你認同製造肉的工業產生傷害多於好處,如兒童色情一樣,那兩者對消費者是否構成責任來說也一樣。

2. 是否有其他選擇的問題,即你可以選擇不看兒童色情,卻不可以選擇不吃肉。不過Corry認為可以不看兒童色情的話,也同樣可以不吃肉,只吃素。

3. 有人可能會認為,法律不是針對擁有兒童色情影片,而是針對觀看影片對整個社會的影響,即導致將來繼續有兒童受害等。但是一來人們通常不認同本身沒犯罪的人應受罪,即使他們的行為導致壞的後果(我想到的例子如自衛殺人),二來法律上並沒有這個意思,三來同樣地,即使個人吃肉沒有問題,也應該像我們對待兒童色情般廣義上譴責吃肉吧,然而事實上好像沒有。

4. 非後果論的論證。有人可能會說,因為兒童色情的產業本來就是壞的,因此它的產品也帶有罪惡,因此擁有、希望想擁有這些產品也是道德上不容許的。但同樣的,如果你認同生產肉的工業本身是不善良的,那麼整套邏輯也可應用到吃肉的例子上。

  說到這裏,我想到兩者之間還有其他差異,例如,有人會說我們吃食動物是整個生態系統之一,動物本身也會吃其他動物,但是兒童沒有生產和販賣嬰兒色情(據我們所知),所以他們不應受侵犯及被成人的兒童色情事業支配。但這裏的一個問題是,動物吃食其他動物和人類治養禽畜的模式不同。在動物捕獵其他動物之前,被捕獵的動物都不像人治養的動物般被困在侷促的籠中,吃著人工的治料,還被注射不同的藥物。如果人類願意釋放農場的動物,重過打獵的生活,或者我們可再回來考慮這個差異。

  可能你又會想到,如果上面的說法成立,我們首先不能吃羊,因為羊只吃草,可是我們也吃羊啊。很大部份支持素食的言論都是建基於動物會感受痛苦,而植物則不會的觀點上,可是我們怎麼確定植物不會感受痛苦呢?我記得曾經看過一些文章談論植物感受能力的問題。如果植物和動物和人一樣,都會感受痛苦,那麼我們便沒有支持吃素、反對吃肉的理據了。如果這樣,我們可以回到第2個差異的討論上,現在我們在裹腹方面並沒有其他選擇可以讓我們在不令其他生物受苦而生存下去了(先不考慮吃營養藥片的option)(也先不討論菌類是否有感受痛苦的能力),可是看色情片方面還是可以選擇看二次元或者成年人或者動物或者植物。

  Corry在文末提到,他寫這篇文章的重點在於希望我們重新思考消費者責任的問題,因為現在很多人相信消費者對於咖啡、朱古力、衣服的生產負有一定的責任。放眼全世界,的確越來越著重消費者為消費模式須負的責任,很多國家推出不同的認證,例如環境友善的農業認證、無動物測試的化妝品認證、公平貿易認證等,幫助消費者在對產品有進一步了解的情況下作選擇。我對於世界各地有認證的產品和沒有認證的產品產量比較知道的不多,或者那可以作為另一篇文章的題材。我的看法是,雖然Corry說很多次「一個人的選擇對整個工業起不了作用」或許是對的,但如果政府或其他機構介入,如加強宣傳、設立認證,或為專門售賣有認證的貨品的商店設立認證,很多「一個人」的消費模式或許會改變,成為一個趨勢,從而改變一些工業的生產模式。即使不會立刻完全一些消除我們不願見到的生產模式,但起碼在市場上有一些百份比會去了我們接受的生產模式方面。不過前提是,要有足夠多的消費者對如動物福利、環境等議題有足夠的關注,和市面上有足夠多的貨品競爭。

  最後我還有三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製造肉的整個生產過程中我們是否可以做到好處多過壞處?例如是否可以在不污染環境的情況下在實驗室synthesize肉類?如果可以,是否意味著我們能接受吃肉而繼續譴責觀看兒童色情?因為相反地,在兒童色情的產業中我看不到不產生壞影響的可能(但如果可以在實驗室synthesize肉其實也可以用電腦模擬兒童色情了?)。第二個問題是,我們能否認同吃肉和觀看兒童色情同樣是不道德的,不過我們基於習慣和大多數人的利益選擇保留生產肉的工業(我猜吃肉的人應該比看兒童色情的人多?),而摒棄兒童色情的產業,以致我們不要一錯再錯?如果可以,我們又是否可以接受一班人獨立出來選擇吃素(先不考慮植物的感受)然後營運和觀看兒童色情(和發誓不會分發給吃肉的人看)?第三個問題是,我知道人們吃豬肉牛肉會付錢,但下載兒童色情是否要付錢,則是我不知道的事了。

*

  譯得1999不好意思。如果我對文章的理解有不正確請指正,謝謝﹗

Friday, 13 June 2014

Sealing Seoul (2) - 汗蒸幕 Jimjilbang

(本來是想寫Trick Eye Museum先但是好像這個題比較多野講)
(圖是沒有的因為帶電話去幾十度好像會爆炸…而且有些地方人家沒穿衣走去影好像不太好)

之前一直聽妹妹說去汗蒸幕還以為是「韓蒸幕」。汗蒸幕是什麼來的呢?媽媽給我看單張,幾個人包著毛巾在坐一個石室裏冒汗,「…即係蒸腸粉?」「咁上下啦。」

  幾大都去啦,好過行街啦

  那天行程其實好搞笑,我們之前一直在Caribbean Bay水上樂園玩,說就說水上樂園,但除了一般的衝浪池、滑梯外,也有很多溫暖的按摩池和桑拿室,於是其實去到傍晚,我在想…真是還要去蒸嗎皮都皺了…

  但始終還是有去到,雖然已經十點左右。我們第一次去這間叫Dragon Hill Spa,環境很像珍寶海鮮舫,因為有很多龍之類的,staff很友善而且英文和普通話很流利,顧客除了本地人外,還有很多外國人。

 流程是這樣的,在門口付錢,他們會給你兩條匙,一條給你在一入去後放好鞋子(就像小丸子上學時要除鞋那樣),另一條給你去到浴室放衣服的。他們在門口也會給你一套衫和兩條毛巾,你在浴室沖身和換上他們的衣服後,就可以出來了。

  由於我們完全是complete blank,一來就打大佬入了去「松木火」那個,然後三秒後就頂不順衝出來。實、在、太、熱了,根本抖不到氣。好吧,慢慢來,我們分成兩隊,爸爸媽媽在悠閒地蒸,我和妹妹則四圍走咩都試下。

  最底那層有幾種房,除了上面提過的松木火大佬房外,其餘還有金字塔房、木房、沙房和冰房。整體來說就是很像焗桑拿,不過溫度環境有點不同,在裏面主要的活動是流汗和抹汗。金字塔房是好像雲石的光滑地板。沙房的地上有粗粗的鹽粒/沙,大家可以自便鹽焗烏頭魚aka你自己,我們在裏面還見到人敷mask木乃伊翻生走呀﹗﹗﹗﹗﹗,木房有分高中低三個溫度的三間房,冰房裏面像平時雪櫃有一條條被冰覆蓋著的管,有些小孩進來會嘻嘻嘻搣一些冰下來玩,也有人一直拿冰敷在自己身上(天山雪人?)

  其他層數有其他設施,如gym、街機、massage、按摩椅之類,但不額外付錢的話可以玩的其實沒有太多。一樓泳池外有個70幾度的桑拿房(對,又再焗)。周圍跑了個多小時,我們就進去洗澡。

  浴室裏有不同的浸浴池,但必須脫光光才可進去浸。來自香港的我們起初是有點尷尬,特別是人家都有修長的身體而我們則又胖又矮,但管他那麼多了。沐浴的地方有小椅子供人坐著洗,跟我在台灣浸溫泉的地方一樣,但是我始終接受不了坐別人屁股才剛碰過的地方(坐在池裏不是也一樣嗎),所以一直鶴立雞群地站著沖(其實你站著和別人坐著是一樣高好不好)

  沖完涼才發現原來浴室什麼都有得買,衣服啦皂液洗頭水啦面膜啦甚至,黑色的雞蛋啦。不少人在裏面刷牙,我想他們打算在那兒睡的,事實上他們有供人睡覺的床,也有些人直接睡在地上。

  anyway,兩日之後我們又再去了蒸幕,這次是去東大門的good morning city地庫。初時看tripadvisor說到又髒staff又唔識講英文有點擔心,但去到其實一切都幾好,最有趣是一入到去很多人好像集體抽鴉片般隨地躺著睡,這兒蒸的房是沒那麼多種類,但是按摩椅比dragon hill那邊便宜(好似係)。

  去一晚才不到港幣100元,如果香港有汗蒸幕那麼很多人大概不用露宿街頭,甚至不用屈在劏房裏了(還有人幫你洗睡衣)。(我知道,香港寸金尺土嘛。) 不過如果你單單是想在香港蒸汗蒸幕,其實很簡單,在夏天的下午在自己屋企唔開冷氣攤在地下就可以,既方便又快捷。 #joking

  如果香港有汗蒸幕,其實也是一個很好的gathering/拍拖去處,花費不多可以留幾個鐘,又舒服唔駛迫,又不用像睇戲般要等好劇上才可以去,而且落雨也不怕落雪也不怕~ 但同時如果在香港,各種蝗或mk行為/太靚仔靚女/等等,很可能高登/環球膠報/各大secret pages/蘋果動見。大家自己諗。

Wednesday, 11 June 2014

Sealing Seoul (1) Changdeokgung and Gyeongbokgung

All the way I was anticipating my trip to Bangkok. But it had to be cancelled due to their political instability. We had to change our flight to Korea last minute, with no planning at all. I never really share that fanaticism of K-pop or Korean beauty industry, nor do I know much about Korea. So I basically stepped aboard completely blank.

But it turns out to be alright with all easily available tourist books and tripadvisor.com and stuff. Two of the highlights of our vacation there are to visit Changdeokgung and Gyeongbokgung palaces. Im not a history person so for the historic information just google it yourself ;)

Changdeokgung

We went there on our 2nd day. The antique beauty breathes through the tranquil and comfy palace, and I was particularly delighted to see no annoying troops waving flags or calling through amplifiers anywhere.




Some kindergarten kids were listening to their teacher under this architecture. I guess this was built as a shelter from the rain.

I particularly like their colourful yet not too much gold or dragons under-ceiling decorations.




But one thing I didnt understand is their very high stairs. Even I had to be extra careful in my casual tourist clothes and shoes, can't imagine how those ancient people in complicated costumes and shoes moved around the palace.


Gyeongbokgung

I have seen changing of the guard at Buckingham Palace when I was in London, it was great fun so I suggested going to Gyeongbokgung to see the Korean version here. It was not as grand as I expected, and actually reminded me a lot of the roll-call march I did when I was a girl guide.




The guards were really tall and heavily-built. Everyone automatically becomes a midget if you try to get close to take a photo with them.

:D bye for now, (2) will be about the Trick Eye Muse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