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8 October 2016

Living with Murphy (1)


     他是我在愛護動物協會領養的巴西龜Murphy。

     八月尾九月頭的時候,接二連三有巴西龜被放生到海灘的新聞。眾所周知,巴西龜是淡水龜,把牠們放進海裏等同送牠們去死。因此,在熱心的市民幫助下,死裏逃生的巴西龜被救起,送往愛護動物協會,不久,愛協讓市民把牠們領養回家。

     這種新聞其實也算得上秒經,每隔一陣子就會有。我小時候有養過草龜和巴西龜,很不幸在大學二年級那年冬天,也許天氣太冷,然後我又照顧不力,牠們睡著了就再沒有醒來。那次之後,一來其實家人本來已不喜歡龜,二來好一段時間自己也過不了自己,就沒有再養。可是,這次,朋友傳來這篇新聞,叫我再考慮接一隻回家養。

     在反覆游說下,總算說服了家人,添置了新龜缸(舊的已扔掉),興奮地期待著龜龜的到來。由於本身計劃好九月中去旅行,又不希望把龜龜領了回家只由家人看管,所以一直待到去完旅行回來才前去愛協領養。那時已是九月尾,我星期三到港,星期日打去愛協問還有龜未被領養嗎,他們說只剩下三隻。我帶齊文件,匆匆吃過午飯,便前往愛協。

     其實當時心裏也忐忑。新聞原先說有300多隻龜等待被領養,現只剩下3隻,想必是最虛弱/其他人都不想要的龜。只是當時沒想到,其實其他龜除了被領回家,說不定也有一些熬不住死去了的,所以牠們其實可能又是最堅強的幾隻。

     由於家中空間有限,我一路上只抱著一個原則:選最細隻的,如果真的太大就沒辦法要了。來到愛協,果然只剩下3隻龜,但都比我想像中的大一點。可是我期盼了太久,實在不想空手而回,所以還是選了當中看起來最細的一隻。愛協職員要拿起他的時候,另一隻龜還匆匆拿到凜背上,好像不准我們分開他們似的 /_\ 我還在哀求男朋友把另外那隻領回家,可是他沒有養龜的打算,所以當然沒有答應(這是對的,養動物是嚴肅的決定,沒有慎重考慮過不應該隨便答應)。

     我把龜龜命名為Murphy,意思是Sea warrior,因為他雖然曾經被放到海裏,但始終活了下來。

     把龜龜領了回家後,開始發現他和我以前養過的龜很不同。首先最明顯就是食慾,以前的龜只要聽到我搖動龜糧樽,就會興奮地跑過來引頸以待,把幾顆龜糧倒在蓋上放在他們面前,他們會拼命伸長脖子,起勁地啄,然後追逐缸裏的糧,直至把最後一顆碎吃光為止。Murphy來的第一天,完全不肯吃,後來逐漸開始肯吃,但即使最開胃的一天,吃得也不算多,而且假如他這天決定要吃蝦乾不吃龜糧,那麼就會連蝦乾粉都吃清,就是不會去碰龜糧。不僅如此,初初來的時候,放他在地上行,他還試過一邊行一邊排出液體排泄物。其次就是行動力。領養的時候,愛協的職員把他反過來,向我們展示他腳上的傷口,說他的傷口還未完全康復,每天要稀釋碘酒給他浸,給傷口消毒。也許因為這些傷,也許還有其他原因例如肌肉能力、內臟等,他一直行路都行得不好。

Vincentia Joyce(@vincentiajoyce)張貼的影片 張貼


     以至後來我給他買了一個陸地,供他不游水的時間上去休息、曬太陽,他最初都爬不到上去,直至後來逐漸降低水位,他才爬得到上去。

     雖然如此,Murphy卻是一隻十分討人喜愛的龜龜。一般寵物龜見到照顧者(叫照顧者吧,我不喜歡「主人」這個稱呼)都會興奮地撥動前肢,Murphy有時會,更也許因為身體虛弱的關係,有時只會靜靜待在最接近你的角落,目不轉睛地望著你。基於本人最近都在失業的狀態,不時可以花上好幾個小時,就坐在廳,刷臉書、看Netflix、拉筋、(等見工電話)之類,很多時我望向他,他如果不是睡著了,都在好奇地望著我。甚至有時,我拿著cushion趴在缸邊看著他在恰眼訓,他睡一會又會張開眼望望你,然後又糊裡糊塗的睡著。

     由於他回家那天,香港仔都沒有(以前爬蟲論壇最多人推介的)Nutrafin龜糧賣,我只好買了另一種店主推介的本地龜糧,Murphy有時有胃口俾面吃幾粒,有時完全不理會龜糧,然而餵了沒多天,Murphy竟然向我發出怪聲!

Vincentia Joyce(@vincentiajoyce)張貼的影片 張貼

(這是用來餵食的缸,因為以前習慣把龜拿出來餵食、讓他們排清便便才放回主要的缸,那邊便可以隔幾天才換一次水。Murphy身體較差,其實也差不多每天需要整缸水換,可以我還是喜歡用另一個缸來餵食。)

     老實說,我由小五養到大學,從來沒聽過龜發出這種聲音,所以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上網查資料,很多結果都在說龜打噴嚏代表肺炎,很快會死。我幾確定這不是打噴嚏,然後又有人說龜龜「鴨叫」代表投訴,意思是命令我要換龜糧!

     不知孰真孰假,可是第二天我換了Nutrafin後,他真的再也沒有發出這種聲音。可是由於看了一大堆資料,又讓我開始疑神疑鬼,擔心Murphy有肺炎。他雖然沒有明顯的呼吸困難,但間中卻看到他疑似在打噴嚏,而且最讓我擔心的,是他游水時真的如網上的人所說,兩邊不平衡。雖然我不知道他不平衡是因為肺部感染,或是身體其他結構問題(因為他背部一邊大一邊小,而據說龜的肺部就在背上。)有一天醒來,見到他嘴邊、脖子上,有白色的物體(見最上的大圖)。思前想後,還是下定決心要帶他看醫生。

(待續)

其他文章:

  1. Living with Murphy (2) http://vincentiajoyce.blogspot.hk/2016/11/living-with-murphy-2.html

8 comments:

  1. Replies
    1. oh really . you check this ?

      Delete
    2. yes i did
      btw i thought you were a bot leaving comment everywhere
      so you're a human, and you read chinese?

      Delete
    3. no . not really . i just use google translate . anyway , can we contact any other way ? if you want .

      Delete
    4. Wow that's sooooo nice of you, maybe I should write an English version for this series? I didnt imagine there would be English audience of my blog.. anyway, yes sure, what social media do you prefer?

      Delete
    5. i think skype is better for both . what do you think ? Maruf khondokar is my skype account . you can contact with me .

      Delete
    6. Hey, I tried to search but there are a lot of Maruf khondokar, which one is you?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