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7 July 2017

一個人去清萊 之 清盛的國立博物館及鴉片博物館


    清盛的國立博物館是我此行目的之一。清盛在史前時期已有人居住,在古蘭納時期是重要城市,因此這一帶有多個考古場,而這個博物館就存放了這一帶不同時期的出土文身。這次想來這裹的原因是自上次泰北之旅起我對泰北一帶的歷史產生了興趣,然而我深信沒有家人或朋友會願意陪我來…


      我離開Wat Chedi Luang,繼續遠離湄公河步行,不消一分鐘就來到博物館。這時已過了正午,我才想起自己忘了吃午餐,可是這是一個規模很小的博物館,沒有任個餐廳/cafe/小食部等等。我一股腦兒圍著博物館外牆,看見入口說須出示入場票,可是我不見有售票處。走來走去,最終問了一個坐在入口處長櫈休息的人,原來要踏進博物館才會見到裹面的售票處。


   門票100B。博物館沒有冷氣,可以隨便拍照,而且人很少,本是一個理想的學習環境。可惜展板介紹略嫌簡單,最好自己先打一個底。












    關於泰北一帶的歷史資料我仍在學習整理,日後再另開篇章分享🙏。

   身體只餘下不足15%電。我得趕快在餓死前吃點東西,於是我往下車的方向走回去,那邊較熱鬧,應該可以買點東西吃。


   路上忍不住還是光顧了這檔,25B一杯冰檸檬綠茶。平時我不喜愛喝凍飲,但這次我還真的必須喝。


   巴士站附近有一個街市,門口有幾檔即叫即整的街邊檔。清萊美食很多,可是青木瓜沙律總是我的不二之選。


  30B。老闆娘不會說英文,只說他們的語言Saam Sip Baht,但聽起來和廣東話「三十Baht」很相似。我想不透為何香港某些幾乎60元的青木瓜沙律可以那麼難食,但這裹30B一個已經很好吃(好吧香港還是有好吃的青木瓜沙律的。)


   又再回到湄公河前。接下來我要去鴉片博物館Hall of Opium,從這裏步行過去需最少一小時,我需要一輛的士/tuktuk,但他們都在睡午覺。


   我沿著河邊走,想找一輛車。河邊盡是賣各種生活用品的攤檔,想是從物價較低的老撾入口的。


   沿路都不見有的士,我只好折返,回到巴士站附近。今早下巴士時這邊有司機向我招徠,回來時他竟然還在,拿著一罐飲品喝得滿面通紅。該不會是酒吧,他神智清醒,也許是力寶健之類能量飲品。他開價300B,來回,包括在博物館等候時間。想起今早乘巴士來只須37B,現在乘來回合共半小時已300B,好像有點貴。但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我必須趕回來乘尾班車回清萊,而這時已快三點了。我想了想,最終還是上了車。


   司機長著像林子祥的鬍子,一身黝黑的肌膚,一臉不羈的神情。在泰寮邊境坐著不知喝什麼喝到滿面通紅、語言不通的司機的tuktuk,聽起來有點瘋狂,可是當下你只會被湛藍的天空及綠油油的田野深深吸引著。Get scared later。


      車行了約十五分鐘,就見到上次來過了金三角打卡處,再前行將一兩分鐘就來到鴉片博物館。司機很熱心地把車泊在入口正前方,並告訴我他會在出口處等候。

   幸好他提出Roundtrip的offer,在這兒完全不可能截到車。其實散客都不多,大都三五成群跟隨local tour來。


   博物館門票300B(好似係、堅唔記得),內裏不准拍照,這裏只能用文字簡單描述一下。這是我看過陳述得最有心思的博物館之一,有點像倫敦的Churchill War Rooms。一開始大家要先看一段簡介影片,告訴你這是泰國皇室為打擊這裏的鴉片活動、去除金三角毒品勝地之污名的教育項目之一,以及博物館的各部份的主題是什麼。


   看完簡介後,我們來到一個漆黑的圓形廳,圓形牆分為幾部份,順時針分別是古埃及、中世紀教會、文藝復興、世界地圖。錄音由古埃及起介紹古今中外鴉片的應用,說到古埃及時古埃及的扇形部份燈亮起,並有若干投影視覺效果。說完燈便暗下去,到中世紀部份亮起來,諸如此類。遊客只需站在原地,隨著燈亮起順時針自轉,便可看到一段人類使用鴉片的簡史、及早期鴉片貿易的路線圖。

   跟著歷史走下去一直會去到鴉片戰爭,隨著時間越近,說明越詳盡,我開始後悔預留太少時間來這裏。有一處還豎立著清帝、英女皇、港督等人的像,他們分成兩排,面對面站立,遊人則站在兩排之間,射燈輪流打在他們身上,伴隨著他們的發言,讓你仿如置身這場角力之中。

   我覺得這個博物館唯一的缺點就是太難去。要是清盛市中心有穿梭巴士過來多好呢。


  我務必在四時半前回到清萊巴士站,因此四時左右便得離開。很可惜,這個博物館實在值得花最少三小時慢慢參觀。


  tuktuk司機在門外等候著我,看見我出來還特意把車駛近接我。他問我要不要去golden triangle,我說不用了,直接回去。


  風馳電掣。我拼命捉緊手袋和相機,生怕它們一不小心滾下車。


  可以看到這樣的風景,我再來九千幾百次也不厭。


  tuktuk就在巴士站對面讓我下車,我過馬路,和另外幾個人一起坐在長櫈等候,暗暗希望可再遇見今早的司機和姨姨。但未等到巴士,就有minibus來了。司機向我招徠:「Chiang Rai!」我隨著其他等車的人一起上了車。Minibus下了窗簾,我把手機接駁差電器,開如昏昏欲睡。但途中還是遇上小插曲。在泰北邊境乘車,不時會被軍方(還是警察來?)截查,要求出示身份證明文件,這一程也不例外。我拿出護照,軍人先生循例問道Where are you from? 我直說Hong Kong。他一臉懷疑:You look like Thai! 我除了I know外,不知道還可以說什麼。



  回到清萊已接近傍晚,這天是星期六,我要逛逛星期六步行街。清萊除了恆常的夜市外,星期六和日還各有一個夜市,雖然說不上驚喜處處,但一整晚自由自在地隨便行、餓了買個青木瓜沙律或串燒、喝了買杯果汁、吃個菠蘿、累了有140B一小時的thai massage、隨心買點手信,不就是假期的真諦嗎!



  剛來到時天還未黑。


  而我不敢試放在戶外的壽司。


   六十幾B的涼鞋,看了好多遍,回來又後悔冇買。


   龍鬚菜龍鬚菜 :D



   再次想起雪糕店前的小女孩。她會不會都從事起舞蹈員來?


   臨近六時半,趕過來看鐘樓。鐘樓每逢七時正、八時正、九時正都有音樂和燈光效果,我稱之為幻彩詠清萊。

   
   讓遊客觀賞幻彩詠清萊的位置。


   開始了。先有大笨鐘的傳統鐘聲,然後是一段東方感的音樂。



   鐘樓和白廟出自同一大師的手筆。老實說我覺得鐘樓本身挺有特色的,但我不怎麼喜歡這個燈光音樂表演。



   和考山路相似的紮染。


   自由選沙冰。


   我選Lime and tiger herb。她尷尬笑了笑。我問is that weird? 她繼續笑而不語。可是喝下去不錯啊。


   仙樂飄飄🎶


   走著走著,看見一邊熟食檔。盡是看不明的泰文,和不懂英文的檔主。我隨意選一檔,示意要一碗,她便忙碌起來。




    這碗吃起來其實像日本烏冬。蔬菜清清甜甜的,很合我口味。


   更多的民族舞表演。

   時間差不多,我就買定早餐回hostel休息,準備明天一早出發去看大象。是晚除我外,房間還有兩名住客——她們是兩個來自英國的少女,剛剛大學畢業,來亞洲五個星期,除泰國以外,還會去峇里。想起我大學畢業時只去長洲兩日一夜,中途還要出來補個習…

   下一篇:跟著克倫族人帶大象和狗狗上山,敬請留意收睇!

(按:好苦惱,電腦壞了,用電話在上下班乘車的時間打好了字,可是怎麼edit都較不到相片size,然後新買的ipad mini完全幫不上忙。各位平時是怎樣打blog的?

2 comments: